女大学生陈怡爱上黑人赴非洲当小老婆被虐待父亲知真相后自杀

这就是我们可以吸引很多外国友人前来学习和生活的原因,集中展现我们博大胸怀的场所就是各大高校,他们每一年都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子,在这些国外留学生中,黑色皮肤总是显得很抢眼。

这个群体确实有人一开始就有了不良的目的,他们给很多女孩都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,甚至有可能直接毁掉一个女孩的一生,陈怡(化名)的人生就是这样被改写的。

陈怡前二十年的人生一直都在正轨上有序前进,她的父母都是县城里面的干部,陈怡从小见证父母的幸福爱情,在温馨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都是自信且单纯的,但是这种单纯在遇到有心之人时却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在大学校园里陈怡遇见了一位叫布利的男子,他洁白的牙齿在黑夜里显得特别有光彩,可能就是这种光彩吸引了陈怡的注意力,在他与别人因为交流问题发生争执时帮了他一把。

布利很感激陈怡的热心,为了“感谢”她,他邀请陈怡跟自己一起吃饭,还让陈怡教他说中文,陈怡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外国人,所以能够这样与外国友人近距离接触让她觉得很有意思,布利说自己来自美国,陈怡还觉得跟他交流可以锻炼自己的口语。

他们俩的关系越来越亲密,布利一开始就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布利表白了,陈怡毫不犹豫就跟她在一起了。

此举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,但是陈怡已经不愿再听任何刺耳的声音,与布利在一起之后,她很快就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。

布利给陈怡许下了很多承诺,说自己一定会娶她,一定会给她很美好的生活,陈怡信了,并且真的抱着与他结婚的想法在交往。室友和朋友都在劝她,企图最后拉她一把,但是她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在现行《民法典》第一千零四十二条中,有如下规定:“禁止包办、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。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。”

第一千零四十六条中有“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,禁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加以强迫,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加以干涉。”

所以从法律角度来说,陈怡与外国友人结婚并没有问题,但是从情理角度而言,她的家人因为她的这个决定感觉无比心痛,所以也在极力阻止。当陈怡的父母和同学都说布利其实是个骗子时,她终于决定分手,但是这时候布利又说了更多谎话来挽留她。

布利说自己确实是非洲人,来自安哥拉,但是他家里生意做得很大,还有一座矿山,绝对不会让陈怡跟着他过苦日子,陈怡又心动了,这一次就算父母阻拦也没有用,因为她已经怀孕了。

布利在知道她怀孕之后非常高兴,说要带着她回非洲过好日子,陈怡就这样瞒着家人和学校,真的怀着孕与他去了非洲。

布利家实际上是什么样子的?不仅不是富商,与陈怡自己家里比起来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贫困,家里面不说是家徒四壁,但是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家具,想要洗个澡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,而最让陈怡震惊的事情是布利居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。

在我国,婚姻家庭受国家保护。实行婚姻自由、一夫一妻、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。保护妇女、未成年人、老年人、残疾人的合法权益。而在布利的国家,男性娶多名妻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,所以布利也已经有两个老婆了,她完全就是布利的“小老婆”,她们膘肥体壮,从见到陈怡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准备对她进行摧残。

回到非洲之后布利就性情大变,更或者是暴露了本性,他对陈怡不管不顾,抢走了她带的所有现金,将她的证件也全部抢走,为的就是不让她回国。陈怡这时候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,大着肚子一日日忍受着布利两位妻子的折磨,她们经常打她,骂她,扯她头发,最后甚至在布利不在家的时候逼着陈怡“接客”赚钱来维生。

陈怡身材瘦小,被每天出入布利家里的黑人折磨得身心俱疲,整天蓬头垢面,生活都已经没有了尊严,而布利这时候又回了中国,并称在中国已经娶妻生子,陈怡就被她丢在老家,像是一个被丢弃的废品,陈怡的生活又何止是一个“惨”字可以形容的。

2013年,我国援建安哥拉项目的一名工程师发现了陈怡,在看到她被两名黑人女子殴打之后对她进行了救助,并帮她联系了大使馆和她的家人,直到这时候,陈怡的父亲才知道女儿已经在非洲吃了这么多苦,他想要带女儿回家,但是她的证件早就已经被布利带走,没有证件,大使馆也无法帮她。

父亲留下陪了女儿一段时间之后,留下3000美元便回家了,回家之后郁郁寡欢,一想到自己的心头肉在非洲受非人的折磨,自己却无能为力,无法将她带回来,他感觉无比难受,患上了忧郁症,后来服药自杀。

陈怡的人生变成了一个悲剧,而这一切都是从她做出那个错误的选择开始的,遇上布利这样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是不幸的,只愿陈怡这样的悲剧不要再次发生。